详细介绍

元卿凌想错了,老夫人这会儿急着走,虽然也是不想让黄氏惊扰她的休息或者是说一些不得体的话。但是最重要的是她忍不住满腹的怒火,要立刻发一顿火才。

    元卿屏留下来陪元卿凌。看着祖母风风火火的背影,元卿屏说:“母亲这一次要被祖母骂死了。”

    元卿凌瞧着她。见她似乎添了几许的忧愁,便问道:“怎么了?准新娘,怎么看着不高兴?”

    元卿屏看着她。微微红了眼圈。“方才蛮儿跟我说,你是把肚子剖开生出孩子来的。”

    元卿凌笑了,以为她担心以后自己生孩子也要这般,便道:“你跟我不一样,我这一次怀的是三个。且我体质虚弱。生不出来才会用这个办法,你放心。等你成亲生孩子的时候,大姐一定会在你身边。”

    元卿屏吸吸鼻子,“我不是担心我自己,只是觉得你生孩子太危险了。你出事的话怎么办呢?我可舍不得你死。”

    这话。让元卿凌动容。

    这丫头,就是嘴巴凶。心里软得跟棉花似的。

    握住元卿屏的手。轻声道:“我不会有事,我很在乎我的性命,因为我心里有在乎的人。”

    是的,因为有了在乎的人,所以才会更在乎自己的生命。

    也因为有了在乎的人,有时候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

    一切只看你守护的是什么。

    元卿屏似懂非懂。

    过了几日,元卿凌伤势好多了,只是依旧还在月子中,不能出门去,她只能在屋中走几步,江宁侯夫人见她无碍,回了马场,元卿凌对她自是千恩万谢的。

    江宁侯夫人握住她的手,真切地道:“我来北唐之前,靖廷便说楚王……噢,如今该叫太子了,靖廷说太子是他的至交好友,若有事可求太子帮忙,能让靖廷如此看重,可见太子人品极好,且我与太子妃相处多日,太子妃是个磊落通透之人,我有心和太子妃结交,因此,多谢二字就不必再说,朋友相交贵在心灵相知,一切尽在不言中。”

    元卿凌感动,“好,大恩不言谢,来日我定到大周探望夫人。”

    “等你们来!”江宁侯夫人笑道。

    送走了江宁侯夫人,元卿凌刚喝过汤,便听得蛮儿说静和郡主来了。

    元卿凌连忙道:“快请侧屋里头。”

    喜嬷嬷过来帮她换了一身衣裳,今日太子妃自己喂奶,三哥儿不好好吃,弄得衣裳都脏了,会客不合适。

    元卿凌换了衣裳之后带着喜嬷嬷出去,阿四正在招呼静和郡主,见元卿凌来了,阿四道:“郡主很有心,给哥儿们都做了衣裳。”

    元卿凌点头,看向阿四手里抱着那几件颜色素淡的衣裳,甚是喜欢。

    静和郡主站起来,对她福身,“参见太子妃。”

    元卿凌看着她,只见她比离京的时候,还要更瘦一些,但是,脸色和精神都还不错,一身灰色袍子,头上脖子上耳垂,是半点装饰都没有,只用一根木簪挽出简单的发髻来。

    元卿凌每一次看她的时候,都会想起一个人。

    那就是陈红饰演的太平公主。

    她的眼睛很好看,却总是笼着烟云,笑时明艳,悲时惹怜,往日脸还圆一些,如今,下巴都尖了,那般静静地站着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