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东北的六月盛夏,骄阳灼灼似火。
大L市,辛水路农贸市场。
下午两点,一处铁皮棚子搭建的小饭馆门内,杨东远眺着市场中忙忙碌碌的小商贩们,嘴里叼着支五元钱一包的黄红梅香烟,坐在吧台里的塑料板凳上,等待着最后一桌食客的离开。
杨东今年二十三岁,长的郎眉星目,配上一米八零的身高和白皙的皮肤,小伙子显得格外精神,如果不是身前系着那条沾满油污的围裙,别人绝对无法把他跟身后这个苍蝇馆子联系在一起。
一支烟的功夫,饭店内的食客喝完了酒,准备离开,看见客人要走,杨东按灭手中的烟头,笑着起身:“吃好了,于哥!”
“啊,菜整的不错。”叫做于哥的中年面带微笑,掏出了钱包:“多少钱?”
杨东扫了一眼柜台上的账单,爽朗一笑:“八十七,给八十就行!”
于哥掏出一百块钱,拍在了柜台上:“不用找了,剩下的钱,你拿着买包烟抽。”
“于哥,我知道你们单位有免费食堂,但还是隔三差五来我这吃饭,已经够照顾我了。”杨东说话间,在柜台下面的钱匣抽出二十块钱,递了过去:“你如果总这么结账,以后我就真没法做你的生意了。”
“操,你这个孩子。”于哥被杨东一句话逗笑了:“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照顾一下你的生意,不应该啊?”
杨东莞尔一笑:“照顾生意,也没有送钱的道理。”
“呵呵,净扯犊子。”于哥见杨东一再坚持,有些无语的接过了二十块钱,随即话锋一转:“小东,你才二十出头,真的就打算一直守着这个小破饭店过日子了?”
“先干着吧。”杨东听到于哥的话,咧嘴一笑:“守着这个小饭店,最起码能保证饿不死。”
“瞅你这点出息,你才多大岁数啊,就开始把眼光盯在肚子上了。”于哥掏出玉溪,递给了杨东一支:“哎,我昨天问了一下,我们单位的食堂,正对外承包呢,价位也挺合适,一年的承包费加上房租,总共才二十多万,你要是有心思,我帮你研究研究啊?”
“于哥,你别为心了,凭我这二把刀的厨艺,撑着这么个小店还行,如果承包你们单位的食堂,我肯定得干砸了。”杨东抿了下嘴唇,语气温和的拒绝了一句。
对于于哥的提议,其实杨东是怦然心动的,于哥是造船厂一个车间的副主任,他负责的车间,员工有接近千人,如果能把这个食堂承包下来,肯定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之所以拒绝,是因为以杨东的家庭背景,根本没能力凑出那二十万的承包费,他不想一辈子蜗居在这个随时可能被拆除的小店里,但是二十多万的买卖,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无异于痴人说梦。
于哥闻言,也没强求,笑着将话锋一转:“你哥现在还赌吗?”
“戒了。”杨东应了一声:“现在家里的房子卖了,他身上也没钱,出去赌钱的时候,那群放贷的都不借他钱了,没钱,自然就不赌了!”
“戒了就好,赌博这东西,终究不是正道。”于哥伸手,拍了拍杨东的肩膀:“小东,花有百日好,人无再少年,趁着年轻多闯闯,不是坏事,承包食堂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改变主意,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我送你!”杨东顺手解下了围裙。
“……”
杨东和于哥二人走到门口,继续闲聊了几句,随后目送于哥上了一台尼桑轿车。
尼桑车内。
于哥把车启动之后,身旁的同事咧嘴一笑:“老于,你跟开饭店这小伙啥关系啊,自从他这个小店开业,你三天两头就带我们过来吃饭,哎,他该不是你的私生子吧?”
“滚,你别扯淡,我才比这孩子大七岁,就算年少时有那个想法,也没有那个功能啊。”老于玩笑一句,随即解释道:“这小孩挺不容易,我们两家最早是一个家属院的,我和他哥是同学,小时候他们爹妈因公死亡,是他哥给这孩子拉扯大的,这几年他哥因为赌博,把工作给丢了,爹妈留下的那点家底,也被败了个精光,要不是因为出了这档子事,这孩子也不至于连大学都念不起,就半路退学,出来讨生活。”
“不对啊,我记着困难大学生,不是可以申请助学金那些东西的吗?”
“全拿着替他哥还债了。”
“挺惨啊!”
“这孩子当年是保送去的一本大学,落得今天这步田地,的确可惜了!”
于哥同样感慨一句,随即将车启动,缓缓离开。
……
两点多钟的阳光火辣辣的荼毒着大地,闷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连风丝都没有,行人寂寥的街道上升腾着袅袅热浪,引得人愈发焦灼。
杨东送走于哥之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店内的卫生,随即将店门落锁,拎着准备好的饭菜,跨上秃了一只脚蹬子的自行车,摇晃着向市场外骑行而去。
杨东的住处,位于G井子区的一处城中村,距离市场有五六公里的距离,等他赶到巷口的时候,身上的廉价短袖早已经被汗水打湿,宛若水洗一般。
“嘭!哗啦!”
杨东骑车到了院门口,还没等停稳,就听见了院子内传来的声,愣了不到一秒钟之后,把自行车一扔,三步并作两步,顺着敞开的大门跑进了院子里。
杨东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