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灯下黑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 当个法师要平A作者: 兽人永不製杖字数: 2607更新时间: 2019-08-24

思考片刻后,杰斯因最终点头同意法师的计划。
用他的办法来审讯一群死人。
得到许可的法师信步走进舞池,颇费了番力气爬上栏杆,在清理尸体的影卫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尽管这些人的表情永远都如沉铁一样没有温度,但此刻很容易从他们的举止中看出难得的尊敬和感激。
“喂,这位先生,麻烦搭把手。”
法师随手把耳边的卷烟递给旁边的一名士兵,脸上满是殷勤的讨好。
影卫推过他的手,摇头拒绝,沉默等待下一步指示。
“帮帮他,让我们看看传奇法师的学生什么样。”
远在座位上,杰斯因发布指令,“让其他人等等,把火油放下。”
“多谢大人赏脸,小人定不辱命。”法师冲他点头,然后转过身像狐朋狗友一样亲昵的搭上影卫的肩膀,“先生,我要您做的事情很简单,我发誓,男人们都喜欢这活计。”
手指上冒出青色的火苗,他点燃了卷烟,嘬了一口,灵魂也跟着飘飘然起来。
“该死的上层阶级,抽的烟都是这种上等货。”
这句话当然不可能说出来,他只不过是暗自腹诽。
被搂着的影卫感觉些许不适,他晃晃身子想要挣脱,却发现这家伙的力气大得有点儿吓人。
然而法师对影卫的举动不以为然。
“如您所见,鄙人生活清苦算是苦行僧,有些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触碰的。”他吐出一口烟圈,“那就有劳您把所有尸体的衣服给扒下来,您瞧,这些姑娘已经等不及向我吐露她们的秘密了。”
法师笑起来,拿着烟的手对已经长眠的女人们指指点点,与他的说辞相反,看不出任何有僧侣对逝者的哀惋,反倒像是看到了新鲜食物的秃鷲。
影卫感到一阵恶寒,那只自来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就像死人的断肢一样。
“你会死灵魔法。”影卫沉声道,与此同时,他已经下意识摸住了剑柄。
“怎么可能。”法师瞪大了眼睛,如浪潮一样的烟味影卫脸上,表情做作而夸张,“根正苗红的皇家学院法师好么,我恨不得把蛇教徒千刀万剐以解心头只恨,断不可能与他们有牵连啊!”
“你们可千万别大晚上来踹我的门。”末了,他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杰斯因拍拍手,示意他们结束这场闹剧。
“听他的。”执政官命令,语气不容置疑。
女人们的尸体依照法师的指示被排列得整整齐齐,饶是杀人如麻的影卫们也快忍受不了这样的场景,这些女人尚且活着的时候反倒没有什么感觉,可当她们死后,那素白胜似盐那样的脸庞居然满是圣洁。
无限的罪恶感在心中膨胀,几乎要把心臟撑爆。触碰到女人肌肤的手掌仿佛在燃烧,仿佛影卫们做到何等褻瀆的事情,正在被神灵的怒火惩罚。
少见的,有影卫缩回了手。
他的确对霜月王朝以及那位皇帝陛下有着至高的忠诚,但成为一名影卫之前,他和帝国境内大多数平民一样浑浑噩噩地信奉蛇神。即使现在接受过训练也无法彻底把蛇教在他前半生留下的痕跡抹除。
他心底的防线在溃败...自己和这些女人之间倒底谁才是罪恶的?
他的内心渗出了恐慌。
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忠诚了。
“稳住心神,先生们。”
法师的声音适时响起,
明明听起来就如同公鸭嗓一样,但真的有用,带着某种莫名的魔力,安抚住的人心。“这是蛇教惯用的小把戏。找几个漂亮的女人打扮一下,再把她们不露痕跡地送到某个目标旁边,用那种若即若离的法子吊着他。年轻的小男孩们很容易中招,没了理智的他们事后会有一种玷污了圣洁的罪恶感并深深自责,这时候女人们就会不小心提出让他们侍奉蛇神,只要信仰蛇神她就是蛇神赐予他的独一无二的圣女。这些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从此就会对蛇教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就算死了也是一样的,我把这些女人叫做魅魔,像魔鬼一样懂得如何牢牢攥着人心。”
他幽幽吐出烟圈,淡漠的态度与之前判若两人。
影卫们听了他的话,突然发现这些女人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素白的面容是因为涂抹了铅粉,那圣洁到能蛊惑人心的除了长得好看些与其余人也并没有什么不同,自己居然被一堆死去的肉块给吓到。
“已经按你所说的摆好了,不管你要怎么做都尽快。”
“哈。”法师笑笑,“答案已经出来了,出生地,饮食习惯,生平等等信息,这些女人都告诉过我了。”
一阵沉默,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被这个混蛋给耍了。
“我是说,你难道不準备施展一些法师该做的事情,比如魔法什么的。”杰斯因压住嗓音问。
“魔法,你是说那种即将过时的东西么。大人您别指望魔法可以让死人告诉你们一些连他们都不知道的东西。先生们,我们被这奇妙的玩意儿蒙蔽了太久以至於离开它都不知道该怎么活。”
“那你準备怎么做。施展神跡?”
“某种意义上是的,不过或许用奇跡来称呼它更合适。”他丢下即将燃尽的烟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冒着青色火焰的烟头落到了其中一个女人的身体上,熊熊的火焰仅仅之持续了一秒,眨眼的时间便从火苗变为烈火再变为垂垂老矣的点点火星。
熄灭过后,於漆黑的灰烬之中留下了一具完整的骨架,非但没有任何被污浊的痕跡,反倒是洁净如玉。
“我到寧肯相信这是个奇跡。”杰斯因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场景,轻声说。
法师挑逗地吹起口哨,这一次他眼中反倒冒出火热的光芒。
对着一副骨架。
“瞧瞧这美人。”他俯下身,摩挲着,宛如在抚摸珍贵的丝绸锦缎。
“南境人。”他断言。
“与南境大公有关?”一旁的影卫下意识提问,这是长年的侦察刺杀经验遗留在他脑海中的思维惯性。
杰斯因摇头,“不,他的意思是,真正的南境人。”他凝视了一会儿,“理由呢。”
“头骨, 她的头骨和我们有些许不同。帝国人的头骨基本上都是类椭圆形,而她的头骨周边呈三角形。再次申明,我不是死灵法师或者蛇教徒,这只是平常实验裡的一部分。”他大声辩解。
“那看起来我们有必要把大图书馆封起来好好查一次。”杰斯因说,“别的证据呢,依靠头骨判断只是你们的一家之言,我需要一些在我们常识内的证据。”
“佐证就是这些女人皮肤都很细腻,毛孔也很小,只有温润的南方才能养出这种美人。对你们来说,这些可是紧俏货。”
“很抱歉我不是,住在我家裡的只有男人。”杰斯因颔首,“君临城对於真正的南境人有更严格管理,不管是以什么身份进来都必须备案。”
“谁是她们的保护人?”
答案很快就传到了他耳朵裡,一名专司情报工作的影卫附耳告诉杰斯因。
“是一名住在风铃路的贵族为他们提供庇护。”
“居然还和我是邻居么。”杰斯因的心凉了半截,他没料到与自己共事那么久的同僚们最后还是背弃了他们,“不管是官还是什么别的人,我一定把他们关进监狱。”
影卫沉默了几秒,“恐怕您要失望了,大人。不是您所想的任何人,甚至说,您想抓的那个人已经被关进监狱了。”
“是谁?”隐隐的,这位杀人不眨眼的执政官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犯人既不是您的邻居,您的家裡也不尽是男人。”
影卫想方设法用一种委婉的办法说出真相,“是您的侄子,劳伦。”
X

章节

X
X

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