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黎明的光辉刚刚泼洒到君临城的时候,这个国家的主人早已整装待发。
提图斯・奥古斯都,第二霜月王朝的开创者,正在按部就班的穿戴自己的战甲。
事实上这种不安从提图斯带领大军踏入君临城的那一刻起,这种焦虑就在帝国的权贵圈子蔓延。通常来说,贵族之间的战争以双手不沾染任何一个高贵家族的血液为规则,双方之间的战斗不管有多么残酷,死的都是贵族领地下一文不名的贱民,穿戴精良的领主们在骑士们忠心耿耿的护卫下,即使是战败成为也能在赢家的城堡裡作为尊贵的客人――只要他们肯缴纳一笔价值不菲的赎金。
然而这位帝国的新主人接下来的行为却让参与战争大大小小的贵族们胆战心惊。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让下人备好马车赶往皇都,就像嗅到了腐肉气息的秃鷲。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因为提图斯皇帝的表现让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亲自为那些被俘虏的贵族们解开镣銬和绳索,再一个一个的接引他们就坐,甚至情真意切的握着头号谋逆――西境大公维斯特的手,表示要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他。
大致的协商在晚宴大家酒杯交碰时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各个领主的亲信在理解自家主人的意志后早早退去,协助宫廷的官员拟定神圣的文字誓约。只需要在那些关在地堡被饿得不行的贵族们酒足饭饱后,由皇帝陛下宣读一下就可以。
维斯特大公在晚宴即将结束的时候,代表众人委婉地向提图斯皇帝提到了他们的疑惑,并隐隐把话题指向一个人。
如果不是这个胆敢违背贵族战争规则的卑劣渣滓,在花语平原用那些花裡胡哨的魔法击溃了他们的主力,那现在在宫殿大宴群臣的就不是提图斯而是他的哥哥,那位在上次决战中被人剁掉脑袋的可怜亨利。
肮脏到不配和贵族共同呼吸同一片空气的贱民在那个塞文・利奥尼乌斯的麾下居然能发出令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感到头皮发麻的战吼。这个疯子不仅玷污了自己荣耀的先辈所留给他的血液,更是在挑衅从创世以来贵族们所拥有的天赋权利,是在践踏他们小心翼翼维持的尊严!不管战败与否,塞文・利奥尼乌斯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成为了所有贵族所不能容忍的存在,据说已经有人在地下世界发布了针对他的仇杀。
谋害一位皇帝的祖祖祖祖祖父?在场的所有贵族在晚宴开始前都不敢这么想。
令乱党大军都胆颤的北境军队,难道不会让提图斯彻夜睡不着觉,担忧那只无人能挡的军队踏着让大地颤动的步伐往皇都进军?
如果说之前他们的关系还是战胜者与落败者,那么在维斯特大公提出这个名字后,他们已经主动或被动地登上了提图斯皇帝的战车。他们将作为一个整体为扳倒北境大公出谋划策,然后依旧功劳的大小,趴在他的尸体上享用大餐。
然后一切就会变得和以前一样,皇帝给予贵族们收取赋税,征召士兵修筑城堡的权利。贵族向皇帝宣誓效忠,有义务上交部分税收并在战争中带领部队为皇帝征战。偶尔可能还是会出现几个和塞文一样的跳梁小丑,但这并不影响,不需要皇帝一声令下,贵族自己就会不计代价的剿灭企图颠覆这种平衡的魔鬼。
他手裡的高脚杯似乎也摇摇欲坠快掉到地上,看起来维斯特抢了先。
鲜血如注。
鱼贯而入的禁卫军麻利的解决了所有试图反抗的贵族,那些丢下佩剑企图保命的人也没能幸免。偶尔有一两个高阶强者凭借自身实力试图挣脱禁卫军的围剿,但也很快就被平定了。高阶强者实力的强大毋庸置疑,但他们也是人类,没有众多护卫的帮助,就算是稍加训练的农夫,在不计伤亡的情况下也能活活堆死。所以这些反抗在禁卫军有条不紊的进攻下,很快就被了。
提图斯用这些谋逆者的血向世人发出了警告――不要挑战他的权威,也向所有人表明了他的狡诈和铁腕。
纯银色的鎧甲被提图斯熟练地一次一件固定到位扣好。比起华而不实的魔法护盾,提图斯更偏爱他自己的盔甲,冰冷的钢铁透过衣服所传来的金属质感会让他觉得更安全。沉重厚实的鎧甲能让他在面对致命危险时更加沉着冷静,多年征战的经验告诉他,骑士比法师牛逼!
穿戴结束后,他站到房间裡一扇等身大小的镜子前检视自己。
除了,看上去这个人似乎行将就木。
皇宫血夜当晚,在提图斯精心的偽装下,的确所有贵族都被他蒙骗了。他们放心大胆地把这次分割利益的协商当做了一次机遇难求的由社交宴会,把自家的少爷小姐带到宫殿为他们的未来混个人脉。虽然这给了近卫军一网打击的机会,但是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也给了别有用心的人一次机会。
那时候,所有人都在为唾手可得的胜利而由衷的庆幸。忠心耿耿,训练有素的禁卫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狂徒手持匕首一层一层的捅穿围绕在提图斯身上的种种护盾。
大家仿佛都看到了提图斯血染当场的场景。
虽然物理上的刺杀被隔绝了,但匕首上附带的诅咒却没认错目标,永不停歇的榨取着提图斯的生命力。
在诅咒最为猛烈的时间裡,提图斯在随时都处在死亡的边缘。皇家法师对诅咒却束手无策,在魔法层面无从下手后,有人甚至提出了让训练有素的医生来提图斯治病,这也是现在提图斯对法师嗤之以鼻的主要原因。
事后,提图斯以国礼相待,想要请求这位矮人法师留在宫廷,但被矮人坚定的拒绝了。无奈之下,提图斯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能得到治疗诅咒的办法。然而他得到的答案却是:
提图斯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现在,那些莫名其妙的过去不去想就好了。
看着镜子裡这个衰老得不成样子的男人,提图斯不屑地轻笑一声。转身离开,走到橡木製成的展示架,取下陪他征战多年的武器。
“虽然老了,但还有几颗牙。”
“有时候真希望再也不用到你,当皇帝才几年呢,我还没过完癮。”
“蛇教。。。。。。”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