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秦阳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睁开眼,就看到一只拳头飞来。
“不堪一击的垃圾,你算什么东西,癩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去跟凌菲儿表白,看我不打死你。”出拳之人的咒骂声传来。
“公元2099年,天南圣地,十八岁,我这是……重生了?”
抬头望向对手,是一个褐色长发的青年,再环顾四周,秦阳突然想起来了。
如果秦阳没记错的话,眼前被揍的起因,是因为自己向班花凌菲儿表白,然后被凌菲儿的追求者胡兵记恨,在一节战技课上,被胡兵借机暴揍了一顿。
“胡兵很强啊,秦阳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被打也是活该,班裡谁不知道胡兵喜欢凌菲儿,秦阳还去表白,自己找死也怪不得别人。”
“刷下来就刷下来,秦阳什么货色你又不是不知道,整日游手好闲,也不好好修炼,呆在班裡就是浪费资源。”
基础战技修炼到大成,在预备班中也算是翘楚了,到时候突破一品的成功率,至少能够提升两成。
学生要接受各种各样的考核,考核不通过就要被刷下去,放入考核班,三个月连续考核不过,直接开除。导师也是一样,突破率便是其中最重要的考核指标,班裡多一人有希望突破一品,对何胜军而言都是好事。
看到趴地不起的秦阳,何胜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家伙就是扶不起墙的一团烂泥,留在班裡,只会拉低自己的考核成绩。
何胜军也就顺势而为,反正不被打死就行了。
听到这话,秦阳怒火中烧,虎落平阳被犬欺。
何等天骄,竟然被这样侮辱詆毁,秦阳如何能忍。
秦阳估算了一下,现在自己还有二十多卡的气血可以用,不多,却也正好是中级战技爆发气血的下限。
一击顶天了也就能爆发五卡左右的气血。只要一击,四倍的气血爆发,绝对可以重创胡兵。
但高级战技修炼起来太过困难,像他们这种不入品的武者,也就能接触到基础战技。
“怎么不说话。”胡兵依旧嚣张:“之前你不是很能说的吗,现在怎么不说了。”
喀嚓一声,肩骨碎裂,剧烈的疼痛让秦阳咬紧了牙关。
秦阳只抱紧脑袋,咬牙支撑。
台下,何胜军想要出声製止了,再打下去,秦阳恐怕就要被生生打死了。
胡兵一脚踢出,却一个趄趔,这是气血不足,跟不上消耗了。
秦阳不再迟疑,低吼一声,体内气血瞬间爆发,尽数凝聚於右手食指,一根食指都变得宛若红宝石。
秦阳狠狠一指戳在胡兵踢出的右腿上。
胡兵虽然只是不入品的武者,但修炼多年,身体也远比普通人强大,可谓是钢筋铁骨。
“我的腿!”
“什么!”
“这是什么战技,怎么没有见过。”
如果没有得到良好的救治,胡兵这条腿都要废掉。
何胜军喃喃自语,却是一眼就认出了秦阳所使的战技。
中级战技倒也不算罕见,不少人都能接触到,尤其是秦阳,出身明阳城七大家族之一的秦家,极有可能接触到中级战技。
像秦阳这种不入流的武者,许多连基础战技都修炼不好,更别说修炼难度十倍,乃至於百倍的中级战技。
擂台之上,一击爆发了全部气血的秦阳,浑身力气也是被抽空,抬头看了眼捂着腿惨叫不止的胡兵,欣慰的闷头晕了过去。
何胜军身形一闪,出现在擂台之上。
何胜军挥手分开两人,却没有理会胡兵,反而第一时间蹲下来查看秦阳。
“还好,只是力竭晕了过去。”何胜军查看一番,忙摸出一枚血色丹药,给秦阳服下。
秦阳身上委靡的气血,以可见的速度恢復起来。
胡兵瞪大了眼睛,憋屈的几乎要吐血,明明之前何胜军没有阻拦,现在却怪罪起自己了。
不过在心底,胡兵却恨死了秦阳,马上就要月比了,自己右腿受伤,还要耗费资源来恢復,鬼知道会不会影响到月比的成绩。
“妈的,今天先放过你,等回头一定要找机会乾掉你。”盯着秦阳,胡兵暗暗说道。
“秦阳,你没事吧?”何胜军关切的询问道。
这样的天才,自然要重点关注,悉心培养。
不过秦阳也不在意,在他眼中,胡兵什么都不是,如果还要找自己麻烦的话,那就乾掉他。
“没事就好。”何胜军点点头,又问道:“秦阳,你刚才使的可是赤阳指?”
不过秦阳也早就想过了说辞,道:“导师您没看错,就是赤阳指,我也才练成不久,还不熟练,十次中顶多使出一次来,刚才是运气好。”
顿了一下,何胜军又道:“月比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气血基础还差,这样,我给你十个小时的气血室修炼时间,争取早日突破一品。”
气血室,可是品级武者才有资格使用的修炼室,他们这些不入品武者,想要修炼,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导师同意。
而这一次,何胜军一下子分配了十个小时,几乎把全部资源都给了秦阳。
对面的胡兵,听到这话,更是鬱闷的要吐血,他原本还盘算着表现一番,再跟何胜军说两句好话,弄几个小时的气血室修炼时间。
“这个垃圾,我绝不会放过他!”胡兵心中怒吼。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