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介绍

巳时,正阳宫。

天元帝顾凛连朝服都未来得及换下,面容冷硬大步而来。

宫人们慌忙跪了一地。

宣婼半弯下膝盖,一板一眼的行礼。

“臣妾给皇上请安……”

“免了,有皇后在,朕很难万福金安。”顾凛冷笑,带着十足的讽刺。

“皇上这是何意?”

宣婼直起身,神色不变,这模样令顾凛越发不顺眼。

他咬牙道:“岚贵妃险些滑胎,你可知晓?”

“皇上说了,臣妾就知晓了。”

事实上她也是才得知岚贵妃怀孕,可她更知道,顾凛不会信。

此番他不是来指责自己这个后宫之主失职,而是认定是她做的。

“在她枕头里发现此物,其内的药草是活血的。”顾凛拿出一个精致的香囊,“岚贵妃有孕一事,瞒得很紧,朕恐怕这宫里还有宣家的势力。”

“皇上也只是臆测,无凭无据。”宣婼微微抬了抬下巴,问道,“要搜臣妾的宫殿吗?”

顾凛也清楚,她说这话不代表真的肯让人搜。

“朕可不以为皇后还留着证据等人来搜。”

皇后的贴身女官磕了个头,郑重的开口:“请皇上明察,若是皇后娘娘有心谋害皇嗣,为何对大皇子悉心照料?”

最新章节

更多章节